黑龙江宝清县:久拖未决的“非法开采案”何时

黑龙江新闻 2018-11-07 18:36:09

  一段时间以来,八五二农场红旗砖厂法人、厂长薛贵林不断向反映:宝清县打击非法开采办公室(简称打非办)及原负责人侵害了企业的问题。

  其在反映材料中称:1998年,他购买了八五二农场红旗砖厂。砖厂的生产、采矿等手续齐全,他还负责安置该砖厂的36名职工继续从事红砖生产工作。2010年,砖厂的采矿许可证到期。当时,双鸭山市国土资源局下发了双土资发【2010】32号关于印发双鸭山市采矿权(乙类)实地核查数据更新换证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要求2010 年12月20日前更换完采矿许可证。但宝清县国土资源局却没有给我们依法更换采矿许可证,薛贵林找到宝清县国土资源负责人反映情况,宝清县国土资源负责人给薛贵林的答复是:“宝清县墙体材料办公室已经下发关停红砖生产厂,你们属于农垦企业,归农垦墙体材料办公室管理,按照农垦的有关执行,虽然不给你们换发采矿许可证,但是你们可以继续使用原有的采矿许可证。”

  据薛贵林介绍,2012年8月2日,宝清县打非办原负责人给薛贵林打电话,约他在宝清县体育场附近见面。这位负责人对薛贵林说:“给我下了罚款任务,你得缴300万元的罚款。”薛贵林当时就问:“为什么要罚我企业?”这位负责人说:“你的采矿许可证过期了没更换。”我告诉他:“我们企业属于农垦企业,归农垦墙体材料办公室管理,按照农垦的有关执行,虽然不给我们换发采矿许可证,但是我们可以继续使用原有的采矿许可证生产,你可以到国土资源局去调查。”过了2天,这位负责人再次将薛贵林找到宝清县体育场附近,对他说:“让你少交点罚款,交100万元罚款就可以了。”并且说:“你们砖厂的采矿许可证已经过期了,不管什么原因,没有更换采矿许可证就得罚钱,你要是不交钱就你。”

  薛贵林讲述了当时发生的情况:2012年8月17日上午8时左右,红旗砖厂突然来了两辆警车,后面跟着一辆货车。从车上下来七个人,其中一位带队的对砖厂付砖的人员说,我们是宝清县打击非法开采办公室的,你厂涉嫌非法开采,我前来你厂非法生产的红砖。付货员徐侠赶紧电话告知薛贵林厂长。当时,薛贵林厂长当即:在没有处罚决定书、罚据、罚款票据和司法查封决定书的情况下,就派车辆来砖厂拉砖,我不同意。过了一会,薛贵林就接到宝清县打非办原负责人打来的电话。他说,你厂涉嫌非法开采,如果你不让拉砖,我会马上让现场把你押回宝清。 无奈之下,薛贵林只好让他们拉走总计87.8万块红砖。当时,他们雇佣的货车司机马学鹏在砖厂付货单上签了字,这些砖总价值近50万元。宝清县打非办在销售红砖的过程中,出现了现金出售非常困难的情况。这位打非办原负责人又给薛贵林打电话,让薛贵林筹集一百万元资金,并明确告诉薛贵林,如果不办就。三天后,在没有薛贵林的情况下,他们便把负责生产的副厂长鞠凤武抓走,并刑事共22天。当天,一位带队带领六名将正在生产的工人驱离生产现场。造成了红旗砖厂停产三年,并由此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22天后,在为鞠凤武交了2万元的金后,他才被取保候审出来。之后,鞠凤武副厂长开始向宝清县、宝清县检察院、宝清县委、宝清县等部门告宝清县非法,要求赔偿经济损失和损失。迫于压力,这位县打非办的原负责人找到薛贵林,让薛贵林平息鞠凤武一事。薛贵林没有答应这一要求。这位负责人十分对他说:你不把这事平息,我就把你刑拘!然后在没有办理任何司法手续的情况下,薛贵林被直接了宝清县所。

  薛贵林在人身被七天后,拿出35万元做为鞠凤武的补偿金后,才被取保候审出来。三年后,他才拿到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

  从2013年至2018年,薛贵林带着4名工人代表分别到宝清县、宝清县委、宝清县检察院、宝清县办、双鸭山市检察院等单位。在长达六年的后,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据薛贵林介绍,在他们时,宝清县委的主要领导亲自给县局长打电话,要求县尽快解决这个问题。2018年8月,办将他们的材料转批给宝清县监察委,责令调查处理。可是宝清县监察委却把这一材料作为线索管理,并搁置起来。

  薛贵林说,六年了,红旗砖厂的工人无法正常退休;住院费无法正常报销;2013年至2015年三年砖厂受到的损失无人问津。

  面对记者,薛贵林非常激动,他说:“2012年到2018年,这是人的日子,我们的案子,何时才能得以解决?”

  面对新闻采访,宝清县给出的答复是:我们非常重视这一情况。原打非办负责人现在已经调离系统了,而且常在工作。我们要与这位同志沟通、调查后,再给你们答复。接下来,便没有了下文。

  “罚款竟然也能顶法!”这一明显常理的举措背后,显然是法律的缺位和的错位。按照我国行政事业性收费管理办法等,不管单位服务性收费或罚款,都必须要有事实依据和正规票据,也就是说,在没有下达行政处罚执行书之前,“预收罚款”不仅可笑,更是。显然,为完成本单位罚款任务,给企业罚款的“创举”,其意不在于遏制“打非”,也不在于矿产资源,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将变现,搞执法创收。说得不客气点,砖厂缴纳罚款,就好比是向老大交纳费,“不交麻烦不断,交了可保平安。”

  记者在宝清县采访期间,听到很多百姓反映同样的问题,包括出租车司机也讲到,前几年正是宝清县“执罚经济”爆发的重要时点。一个李姓群众指着宝清县新的办公大楼说,“要不,他们哪能盖起这个办公大楼!?”

  当执法变为“执罚”进而演化出“执罚经济”,本应为民服务的公权机关就成了“创收大户”。更为严重的是,“以罚代管”的背后,往往存在着阳光的猫腻。“执罚经济”屡禁不止,根本原因是缺乏监督导致少数单位和个人对行政执法权的。

  门执法是为了维律的,为了公平,无论是过度执法、随意执法还是把执法变成“执罚”,不仅损害了人民群众的利益,更损害了党的威信和法律权威。

  在全面推进依国的当下,八五二农场红旗砖厂的实质上就是一些执法人员在违法,被。

  要正确的面对历史遗留的问题,这样可以更好的警示:让执法者守法,让上级部门的政令真正在地方上得到落实。这一切,不仅主管部门的监督决心,更是一场法律和的真正博弈。我们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