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时代楷模”许步忠:用实际行动诠释基层

齐鲁新闻 2019-01-10 10:53:32

  义堂镇,位于临沂市兰山区西部,是全国闻名的“板材之乡”。2016年12月,41岁的许步忠担任义堂镇党委,迎接他的却是巨大的压力和挑战。义堂镇镇长刘振超说:“他来之前我们这的各项工作在我们全区应该是中下游水平。”

  当时义堂镇的板材企业超过4300家,年销售额超过2000万的不足十分之一,并且70%没有环评手续,同时还有家庭式作坊上万家,“小散乱污”成为制约当地发展的产业。

  许步忠意识到,要破解困扰义堂发展的环保和安全生产难题,“破旧立新”是必然的选择。“破旧”就是要拆除“小散乱污”企业,为绿色、环保、新动能项目腾出发展用地,可是一说要拆,当地的企业和村民都十分抵触。

  被拆迁企业负责人时容华说:“一草一木都是自己亲自去建设的,拆了以后有的工序和机械都用不上了,我肯定不愿意拆。”

  村民郑红春说,“把企业拆掉了,我们首先打工没有地方去了,其次是我们整个家庭的开支和经济来源断掉了。”

  刘振超说:“他纠结什么?就是群众的利益受损,群众的利益是他很在乎的。最终拍板,经过深思熟虑拍板,一把尺子量到底,严格按政策执行。”

  2018年初,义堂镇制定了全面拆除“小散乱污”企业的工作计划。从那时起,许步忠就在各个拆迁工地之间来回奔波,最多的时候,他一个月在外的行车里程超过5000公里。

  时说:“许第一次动员会以后,又召集我们开了几次会/给我们讲了一个是以后的发展,再一个是拆迁转型升级是必然趋势,讲了一些例子,如果要是不升级的话,以后都很难。”

  在许步忠一次次耐心的下,当地的企业主陆续签订了拆迁协议。时说:“(拆迁后)规范了、效益也高了,也更环保了,符合发展趋势了,现在也理解了。”

  企业主的工作做通了,群众的“饭碗”问题却一直记在他的心上。就在这时,一位在当地经营板材生意二十多年的企业家,计划投资6.8亿元,引进一条先进的意大利生产线,但由于无决建设用地,正在考虑去其他地方投资。凯源木业董事长孟祥晓说:“建成后年产高品质刨花板30万立方米,(许)也特别着急,就想这么好的项目,就想的能把它留在义堂去发展”。因为在许步忠看来,留住这样的企业,不仅能助推当地板材产业转型升级,还能给当地群众创造就业机会。于是,许步忠热心地帮孟祥晓出点子、找子,鼓励他把新项目申请立项为临沂市重点建设项目,从而向市里争取土地指标。

  孟祥晓说:“我们调研完了之后就做了科研报告。(和许步忠)探讨了中间不下于四到五次。”在许步忠的不懈努力帮助下,孟祥晓最终成功拿到了土地指标。刘振超说:“就是让义堂本地的,有实力的,有发展前景的,有活力的企业,让他们在义堂,继续为义堂做贡献,义堂的群众,我们有这个产业优势,义堂的群众都有工作去干。”

  2018年至今,义堂镇累计拆除不合规不企业1261家,350多万平方米,腾出发展用地6000多亩。与此同时,一个个绿色环保新项目也在义堂拔地而起。刘振超说:“2016年来的时候我们(财政收入)才3.6个亿,我们今年能突破8个亿。2017年的综合工作在全区第一名,2018年上半年,全区重点项目规模我们在全区是第一名。”

  仅仅用了两年时间,许步忠就带领全镇再造了一个“新义堂”。而像这样的临危受命,对许步忠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临沂市兰山区委副、组织部部长陈士贤告诉记者,他经常说“没问题,你放心”。无论是多么重、多么急的任务,他总能想办法去完成。

  2010年,距离义堂镇三十公里外的李官镇成为首个土地“增减挂”项目试点乡镇(字幕解释“增减挂”)。两年后,480多栋搬迁楼拔地而起,但是,让村民搬迁上楼,却成了一直解决不了的“老”。就在这个关键时期,许步忠被委派担任李官镇,重点负责村民搬迁上楼工作。

  李官镇同事杨宁说,“每天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收集问题、分析问题,到晚上在镇里和领导同志商量怎么解决这些问题第二天再答复,睡觉的时候也就三四个小时,每天基本上就是这样连轴转。”

  通过走访入户,许步忠发现,老百姓最难接受的是生活方式的转变。以前的李官镇同事孙鹏飞说:“当时没有什么好方法,就是要多动脑、多动嘴和腿。要站在老百姓的角度,改善老百姓生活和让每个老百姓享受红利。”

  用贴近群众,用真情打动群众。最终,许步忠在李官镇工作的四年时间里,共计完成8个社区33个村的搬迁上楼工作,回迁群众12190户,29763人,预计可复垦土地4000多亩。没有发生一次强拆,没有发生一起重大群众。

  李官镇玫瑰湖社区居民高世金说:“老百姓确实认可,我们庄是第一个入住小区的,三天的时间全部搬完了。”

  李官镇玫瑰湖社区居民高著安说:“感谢许,我们住上了社区楼房,干净卫生小孩上学方便,吃住很好烧天然气吃自来水,也不用拾柴火。”

  孙鹏飞说他走到街巷上看着老百姓搬上楼去他当时很高兴,就给我说老孙你看这个场景这个感觉多好,他当时说我们就是因为干事才存在,乡镇干部就是因为给老百姓办事才有价值。

  “我要干得好,群众对党感情就会更深”,作为一名基层干部,许步忠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在义堂工作的两年时间里,他几乎没有休过一天假,陪伴家人的时间屈指可数。

  许步忠的父母都是普通农民,父亲年近70,仍然在村里做环卫工,家里住的还是三间老旧瓦房。尽管如此,两位老人却非常理解自己的儿子。许步忠的父亲说:“在家呆的时间太短了。这一年的时间,包括节假日。总的时间算起来不超过一天的时间。我知道他也忙,一点儿也不怪他。你自去干好你的工作吧,比买什么好东西给我吃,我觉得都好。”

  2018年10月21日,周日。像往常一样,许步忠没有休息,他来到板材企业走访。在和板材业主孟祥晓谈了将近两个小时后,许步忠觉得身体有些不太舒服。孟祥晓说:“他咳嗽了几声,他说我得走了,当时我也看到他脸色有点发白,脸上有点冒汗。”

  10月21日下午,许步忠被紧急送往医院。10月21日晚上,专家会诊后决定手术。手术前,许步忠拨通了自己的搭档,义堂镇长刘振超的电话。刘振超说:“他说我在市人民医院,你来一趟吧。我也没有多想,我就很快就去了。他告诉我明天跟区委区请好假,就说他做个小手术。”

  仅仅几分钟后,手术还没有开始,许步忠的病情突然恶化。2018年10月22日00时13分,许步忠经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3岁。没来得及给家人说一句话,这个工作嘱托成了许步忠的最后遗言。

  义堂镇安全办公室主任田向南说:“有的时候下班的时候可能加班到七八点,他基本上每次在我下班的时候回头看办公楼的时候总有一个办公室是亮着的,那个办公室就是许的办公室”。刘振超说:“他是我现在目前最亲的人离世了,我就觉得就这样走了吗?我到现在不相信。我们整个义堂班子,都想让他永远做我们的,我们都永远想给他继续当好兵。”

  许步忠,苦干实干,心系群众,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一名基层干部的责任和担当。

  7日提出,将择优对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和重点研发计划项目,给予最高1000万元经费资助,重大科技创新项目可获最高5000万元配套支持。[详细]

  实行人身令是山东法院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的内容之一。据介绍,人身令是一种民事强制措施,是法院为了家庭人及其子女和特定亲属的人身安全、确保婚姻案件诉讼程序的正常进行而作出的民事裁定。[详细]